暮雪安晴

咸鱼玩家,属于给各种太太疯狂赞美的后台人员。

【一目连】一个联系现实的脑洞日常

阿爸今天瘫在了寮里,因为,打台风了。

“连连过来一下。”阿爸突然有个奇妙的想法,一个咸鱼打挺坐了起来。

“怎么了?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一目连疑惑地问道。

“既然都打台风了,我又很想出去……”晴明沉思片刻,“崽啊,给我套个二技能吧!”

“不用套,你这么肥,风也吹不走你。”刚刚从寮里走出来来的荒提起晴明拖到一边,“别管他了,给我套盾吧,我比较需要。”

“我的头发很重要啊,崽,你忍心看阿爸被风吹掉一头柔顺的头发吗?!”

“可是,阿爸,你根本就没有头发啊。”一目连小声地提醒到……

于是
台风天不小心睡着的晴明一脸惊恐地醒了过来,摸了摸头,又看了看远处在发呆的一目连。
幸好——【头发,还是在的。】

【双龙组】第一次写这个,努力混入群聊

_(´ཀ`」 ∠)__ 萌新超烂文笔预警!
大概是本寮日常,晴明是我本人真实写照谢谢

荒盘膝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,有点疲惫地倚着树,正要合上双眼,却被远方传来的喧嚣所扰,不得不睁开了双眼。

大概又是非洲阿爸抽十连R回来抱腿哭诉了,半夜打完魂十也不消停一下……

“荒总荒总你看我又抽到了什么呜呜呜!”

远方的喧哗越来越近,晴明撒着脚丫子向他奔来,像过去无数次那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想要扑上来。

因为实在是太累了,荒并没有马上躲开。晴明无比熟练地抱住了他的腿。

“是新抽的,是ssr啊!!我等了那么久,终于来着,以后打本就指望他了!我马上就给他去打觉醒……”晴明越说越激动,手舞足蹈地比划着。

“不。今天不打了。”荒疲惫地揉了揉眉心。每次阿爸抽完卡打本脸就会黑得发亮,比如3小时才能打出一套来觉醒。御魂全是紫色产物等。

“这,这样吗……那明天吧……明天一早我们就去!”晴明又蹦蹦跳跳往房里走了。

樱花落下,微微遮挡住了荒打探新人的视线。于是才有了那一瞬的惊艳。

雪白的纱布绕着颜色温柔的长发,碧绿的双眸盛着一丝落寞。身后绕着的那条龙,温顺地蹭了蹭他的脸。他似乎也有所察觉地向荒看过来。

“你,有什么烦恼吗?”一目温柔地笑着,宛如一丝春风,让人浑身温暖着。“我是风……是妖怪一目连。你好。”

啊……是那个……“哼,温柔愚蠢的笨蛋。”荒心里急快地生出一丝难过,又想起了一些往事。他听说过,风神一目连,有些地方他们甚至都是一样的……

“原来你这么不待见我吗……”一目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。眼里的落寞愈加厉害,“也对,我已经不是以前……我已经是个妖怪了……”

荒沉默了半响,只是干巴巴地说“明天带你去觉醒,早睡。”便急匆匆地离开了。

一目望着他的背影,轻轻地笑了,心里的落寞一下被驱散了不少。“是个温柔的孩子呢……”

画完啦,拍照留恋。_(´ཀ`」 ∠)__ 我已经记不得上一次画水彩上色是什么时候了。

突然发现喜欢能点两次(?)
传说中的,双倍的喜欢?

这会没什么好说的了,五十多张截图卡这张太值了,二突子又一次美颜盛世了爆哭。

元宵节的汤圆

一个激动,想了想,全塞给了掌门

然而仿佛是我的错觉,掌门吃下炸肉丁汤圆的时候面色十分扭曲

这大概是

那种种甜党吃到了咸汤圆,已经有些微微扭曲心情,但比较是别人送的,还是得强行吞下去所以有的委屈吧(bushi)

太可爱了hhh

葱开开:

搞小道长令人愉悦!!!!

自设华山x武当,为了方便记就随门派姓了_(:3

华山=华无患

武当=武知枝

拿最宝贵的东西来作比喻,华山是珍的喜欢武当,眼里武当也是珍的有钱,连呼吸都是钱的味道


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这样子啊,是我太弱鸡所以选上了我吗?

武当日常出的奇遇

居然是——


萧居棠写小黄书卖钱被郑居和师兄发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于是小道长拉着我的手说,“四六分,咱们卖了还能赚钱。”
我还说了好
结果我还加了正义值哈哈哈哈

幼年的武当x华山

大概是对年幼的乖小孩特别喜欢吧……悄咪咪写的cp不明的文章。

第一次见面是在新年的时候,因为怕冷,小小的武当裹成一团,脸蛋因为寒冷的风雪,吹得红红的。黑白的道服加上雪白的大衣,却是有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。
“你是谁?”也是小小只的小华山,脸蛋也是红红的,笑嘻嘻的,沾着雪的小手向着武当弟子的脸伸去。
小武当躲过小华山的手,向长辈身后躲去。
“师兄……我们走吧。”小武当看起来怯生生的,板着一张小脸,用嫩嫩的小爪子拽着师兄的衣角。
“别闹,一会再走。”武当师兄摸了摸小武当的头安慰道,“今天过来不是要债的,你要乖一点。”
“……你们就是这样教弟子的。”华山师姐扶额,忍不住叹息。
“我跟你去拿材料吧,留我师弟在这就好。”武当师兄笑呵呵的,却是不应答华山师姐。
“唉,世家的仇就不要牵扯到下一代了……”华山师姐有所感叹地说到,与武当师兄走远。

小华山不死心,又把小手伸向小武当的小脸。
“不给摸,还钱了再摸!”小武当气了,想起了师兄的话,更是鼓着小脸蛋,又往后退后了点。
小华山摸了摸腰间的口袋,摸出一封师姐给的红包,说:“嗳,给你,现在可以给我摸一下不?”
“你的手,有雪,脏。”不情不愿的小武当作势又要往后退去。
小华山把手往衣服上蹭了蹭,又趁小武当没反应过来,迅速在小武当脸上摸了一把。
“滑滑的好舒服啊……”小华山心想。
“你!”小武当气的拔剑,往小华山那里追去。
“哎哎哎别打我啊,我只是摸了一下你的脸啊……”

小华山转身就跑,在屋里上串下跳。“要不,我再给你……不,还你一点钱,你再让我摸一下好不好?哎哟哎哟,好痛好痛……别打了别打了!”



等到武当师兄和华山师姐赶到的时候,两个小孩都是衣衫不整满脸通红的样子了(大量运动),小武当眼里还有点雾气,想要哭的样子深深震惊了两位。

华山师姐头疼地让小华山道歉。

小华山委委屈屈,把自己的压岁钱摸出来,塞入小武当的师兄手里,还忍不住狡辩:“才摸了几下啦……”

武当师兄叹了口气,忍住一丝诡异的不爽:“下次我还是不要带着师弟来了……”
华山师姐不明觉厉地点了点头。